九五至尊所有手机娱乐: 18 打劫

    姜流师父迅速夺过君离手里的布,塞给我,低头道:“你收好。”

    我:(〃'▽'〃)

    咋回事?!

    哈哈哈哈!

    管他呢,反正拿回血布的目的达到了!

    君离的三观受到很大很大的打击……

    咋回事?

    节奏不对啊,不应该是两人组团逼问狗蛋儿的吗?

    姜流师父语重心长,道:“是为师疏忽了。”

    哈哈哈哈!

    我不知道为啥感觉很奇怪。

    师父您是不是误会了啥?

    您疏忽了啥,我怎么不知道?

    还有按照正常步骤来说,师父你不是应该和君离一起组团质问我的吗?现在这一脸愧疚的说自己疏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姜流师父干咳一声,瞥了君离一眼,道:“妙妙大了,我们以后去她房间要敲门。”

    君离不爽,“敲什么门,她不过就是个十几岁半大小孩,牙都没长齐吧?”

    姜流师父不知道怎么回答,就道:“还是敲一敲吧。”

    君离哀叹一声。

    姜流师父接着与我道:“吃过饭你不用练剑了,冷的话多穿衣服,多喝热水。下午我帮你煮红糖水。”

    我一听,大喜过望,抓住姜流师父的手,欣喜道:“不用练剑了吗?莫不是我做梦吧……”

    姜流师父艰难的抽回自己的手,似笑非笑地说道:“以后每个月的这几天,你都不用练剑。”

    我幸福的忘乎所以,太好了……

    不过好像有点不对,为啥是每个月的这几天?这几天有什么特别的吗?我怎么没发现?

    君离奇道:“凭什么?”

    姜流师父小声道:“这几天,我们迁就一下妙妙。”

    奇怪!我练不练剑管君离你啥事?

    你就那么希望我练剑吗?

    傻逼!

    可是,我总感觉师父好像误会了啥……

    想不太明白……管他呢!嘿嘿嘿,以后每个月都可以休息几天不用练剑了……

    好激动……

    风平浪静的日子始终会过去的。

    当初看到秦臻出现在并州,我就该猜到我们不可能一直这么风平浪静下去。

    秋日的夜晚。

    万籁俱寂。

    弯弯曲曲的山道旁摇曳着秀颀的翠竹,在夜风的鼓吹下发出飒飒的声响,山泉瀑布流过的晶莹卵石仿佛吸收了水的润泽和冷月的冷清,发出泠泠水声,泛着柔和而冷清的月光。

    那散发着浅淡萤光的卵石和小小泉眼里细细碎碎的月影遥遥呼应,美极了。

    我背着小篓子走在山里,心里想着:赶紧回去,不然师父就要揍我了。这么晚还不回去,师父肯定要生气了。

    其实也怪我,今天在山里玩的太疯了,一不小心就忘了时辰,等反应过来,天已经黑透了。

    山路依旧是蜿蜒的。

    山泉之上有一层薄薄的水雾,那水雾随着夜色的加深愈发浓重。

    最后,那水雾浓的似乎要把天幕都盖住一般。

    我的目光情不自禁朝旁边望去。

    水雾弥漫,视野不算清楚。

    水雾在漆黑的夜色中神秘诡异。

    透过雾气,我看到两个人。

    一个我认识,是秦臻,他穿着焚青教的深青色衣服。

    另一个不认识,他穿着黑色衣服,一头黑发散着,迎风飘扬,衣服敞怀,任凭萧瑟的秋风吹来,好似感觉不到冷。

    我:帅哥你的头发好飘逸啊!天冷啊,你就不能好好穿衣服吗?好好的衣服,为毛要敞怀啊?而且看你胸肌也没有,没料你露啥胸啊?

    大事不妙!

    这半年来,并州奇怪的人好像越来也多!

    我转头就想要走,却看到秦臻转过身来。

    即使是透过白雾,我也看到他的目光淡淡落在我身上。

    他走来,不急不缓地说:“你怎么在这里?”

    我点头,赔笑:“我确实不该在这里,两位打扰了,我走了!后会无期!”

    一直没说话的那人不知何时也过来了,笑道:“相见就是有缘,何必那么急着走呢?”

    我侧过头看了看说话的那人,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心中却在思考这家伙的身份。

    秦臻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这人,却也没说什么。

    这人笑着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微笑,肯定不能说真名,要说个假名,“我叫君离。”

    对不起了,君离兄,借你的名字一用!

    这人哈哈大笑起来,只是他倨傲狂笑的神态让我很不安,他的笑声像是再世狐仙般勾魂夺魄。

    “妙妙姑娘,你借君离的名字可不好哦,那家伙小气得很。”

    我感觉赔笑,道:“是是是,我下回一定改……”

    还没说完,我的脸色顿时一片苍白。

    第一,他知道我的真名。

    第二,他认识君离。

    我震惊的抬头,望着他。他的衣裳被山间夜风吹的猎猎作响,飘逸的衣角像是要隐入水雾中一般。

    秦臻的瞳孔也在他说完的瞬间骤然紧缩!

    秦臻问:“你查过妙妙?”

    他笑,并不说话。

    我大惊,问:“你是谁?”

    “夜无欢。”他淡淡的说,说完还冲我笑了笑。

    我谨记姜流师父的教诲,遇到夜无欢这种大魔头,啥话也憋说,撒丫子快跑!

    夜无欢知道我是妙妙,那肯定查过我,不,不一定是查我,很有可能是查我师父姜流的时候,顺手查了我。

    夜无欢与姜流师父是仇敌,那么他这次出现在我面前肯定不会有好事发生!

    他们没有追上来。

    我松了口气,加快速度跑。

    林间一片黑暗。

    我顾不得林间带刺的荆棘,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快点跑,离开这里!

    远远地,我看到前方有光亮。

    暖暖的烛光像是无尽黑暗的冬夜里一轮明月一般!它是那么的振奋人心!

    山雾如烟云般飘散开去,越发清戚,只有那烛火能穿透那山雾,驱赶黑暗。

    我欣喜的跑过去,山风吹来。

    山雾迅速消散。

    黑发在山风中飘舞,黑衣也在山风中飘舞,黑色的衣角仿佛要隐入黑暗一般。

    我看到的烛火是一个人提着灯笼。

    提着灯笼的人正是我最不想见到的人。

    “夜无欢。”我失望的说出他的名字。

    夜无欢的黑发被清冷的山风吹得扬起,“请妙妙姑娘来我们焚青教一趟。”

    我知道我没有说不的权利。

九五至尊手机在线播放

他表示3位教授的加盟,将进一步加快我校的国际化办学进程,极大提升相关学科的水平和层次。只要大家有更多人愿意去做实业,愿意踏实把一个事情做好,在中国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