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至尊老网址 > 其他 > 恃君宠 > 第433章 领粥的少年

617888九五至尊线路: 第433章 领粥的少年

    腊月十二的天气难得晴朗,但阳光照在身上,却丝毫感觉不到温暖。

    这一冬,还没过去。

    晋陵城的粥厂直接设在了知府衙门门口,裹着陈旧棉袄的人们井然有序地排成了一条长龙,手里拿着大小盛具,时不时伸头往队伍最前端的热气望去,脸上全是期待。

    “这些粥厂都是晋陵当地的世家富户办的,特许他们设在衙门门口,专门派了衙役维护秩序!”

    林致之一边走来,一边介绍着这边的情况。

    腰配长刀的王府侍卫已然吸引了不少目光,更何况被簇拥其中的两人都是容色出众,衣饰华美。

    男子如墨的大氅与少女如火的猩猩毡相依相映,在褪色破败的寒冬腊月之中格外鲜妍动人。

    林嘉若没有走近,只是站得远远的,好奇又安静地看着。

    林致之笑着问道:“要不要近前看看?”

    林嘉若跃跃欲试地向前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摇了摇头,道:“都是办正事呢,我去添什么乱!”

    林致之笑道:“怎么会添乱?你也可以去帮忙啊!”

    林嘉若嘻嘻一笑,道:“帮什么忙啊?我去帮了,他们只怕要更忙了!”

    林致之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没有再说什么。

    他家的姑娘,小事糊涂,大事清楚,一颗心其实比谁都通透。

    林嘉若站着看了会儿,便被接到消息匆忙迎出的常州知府请了进去。

    路经门口时,眼角的余光隐约看到一人正伸手接过盛好粥的碗,可眼睛却一直黏在她身上。

    虽然这一路引起了不少百姓的围观,可这人的眼神落在身上似乎有些不同。

    林嘉若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一眼。

    刚刚对上那人的目光,那人就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惊讶,眼睛倏然睁大,甚至忘了去接递过来的粥碗。

    “小心!”林嘉若急忙喊道。

    那人猛然回神,却已经来不及了。

    粥碗骤然打翻,碗碎粥洒,一地狼藉。

    这都不算什么,最严重的还是泼在那人身上的热粥。

    “他烫伤了!”林嘉若慌不迭地拉着林致之的手,焦急地说。

    林致之拍了拍她的手背,命人将那人拉到一旁,拿了墙角未融化的雪块替他冷敷烫伤的地方。

    那人仿佛是被吓到了,目光呆滞,不发一言。

    林嘉若不由得打量起这个人。

    这是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年,长得瘦瘦小小,看着极为体弱的样子,只穿了一件破败的夹袄,一阵风吹来,他便瑟瑟直抖。

    城中的青壮大多被派去铲雪清路了,这样一名小少年,看上去也没什么力气干活,可能是来领了粥回去照顾家中老幼的。

    林嘉若看了有些怜悯,不禁抬起头,祈求地看向林致之。

    林致之点头吩咐道:“给这孩子拿件冬衣吧!”

    衙门的小吏是个伶俐人,立即跑进去拿了一件旧冬衣出来,亲自替那少年披上。

    少年茫然抬头,目光仍旧是落在林嘉若身上。

    林嘉若见他在看自己,便上前两步,开口问道:“你没事吧?”

    烫伤的地方看着也就是有些红,问题不大,只是这少年仍旧呆呆愣愣地看着她,像是被吓呆了。

    那小吏给他披好衣服后,看了看他的脸,惊讶道:“你不是本地人吧?之前都没见过你!”

    林致之眉心微蹙,上前两步,站到了林嘉若身边。

    少年仿佛被人发现了什么极大的秘密,慌得手足无措,磕磕巴巴道:“我、我昨天刚、刚到的……”

    林嘉若看着有些怜悯,柔声问道:“你从哪里来的?这些日子一直下雪,你怎么会来这里?”

    少年道:“我从扬州来的,那里太冷,我想回杭州……”

    他提起杭州时,眼眶蓦然一红,分明是思乡的情绪。

    “你是杭州人?”林嘉若惊讶地扬了扬眉,冲他笑了笑,道:“我也是杭州人呢!你是杭州哪里人?”

    少年目光闪了闪,摇头怯怯道:“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杭州,不记得家在哪里了……”

    “那你的父母家人呢?”林嘉若问道。

    少年目光一黯,道:“他们都不在了……”

    林嘉若心里一酸,扬州在北,想必比常州更冷一些,灾情也更眼中,这少年的父母家人,大约都没能在这场雪灾中活下来,只留了他一人,辗转向南,寻找记忆中温暖的家乡。

    当年她在京城事事不顺时,又何尝不是几度梦中还乡。

    想到这里,林嘉若不由得对这陌生的贫苦少年起了相知之意,语气越发温柔起来:“你别难过,我这就派人送你回杭州,杭州比这里暖和一些,当地的官府也会收容你的!”

    少年含着泪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喃喃道:“谢谢……谢谢公主殿下……”

    林嘉若朝那少年弯了弯眸子,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眼底蓦然闪过一丝惊慌。

    “我、我叫阿寿……”

    “那个阿寿有些奇怪!”林致之道。

    那少年对着阿若时,流露出来的既不是自惭形秽的畏缩,也不是受人恩惠的感激,而是一种说不出的痴意。

    “哪里奇怪?”林嘉若浑然不觉。

    林致之也想不太明白,只能无奈笑道:“我不喜欢他看你的眼神!”

    林嘉若摸了摸自己的脸,笑嘻嘻地说:“是因为我太美貌了吗?”

    他失笑道:“想来,也只有这个可能了!”

    林嘉若笑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什么,正色道:“阿寿的家人都死了,扬州的灾情都这么严重,可见淮南道西面更加厉害,要早些清出淮南道被大雪封住的道路才行!”

    林致之点头道:“淮南以南应该再无大灾,各地驻军可以腾出手来清理北上的官道了!”

    顿了一顿,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缓缓笑道:“不过就算清出了道路,公主殿下一时也回不了京城,只怕要屈尊在我这再留三个月了!”

    “阿若,我们好久没有一起过年了!”他笑吟吟地看着她。

    那姑娘悄悄红了脸,瞥了一眼不远处的晋陵王府,徐诞正不耐烦地里面迎了出来,虎视眈眈地朝他们走来。

    “过年的时候,嗯……小舅舅应该要回徐家吧?”她小声地问。

    那是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一起过年了?

九五至尊1网址

此次国考招录从去年10月启动报名,11月27日举行了笔试。该赛事已成为发现和培养高端汽车人才重要的非教育领域的社会化公共平台,被称为赛车手和汽车明星工程师的“摇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