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至尊老网址 > 都市 > 随身带个侏罗纪 > 章节目录 第八百八十六章 迟早种野菜

882828九五至尊手机版:章节目录 第八百八十六章 迟早种野菜

    来得容易的东西有时候会让人不懂得珍惜。

    这话放到徐小燕身上就挺合适,以前燕飞大肆洒礼物的时候,她虽然不说,可是心疼是绝对有的。但是现在,她喜滋滋地抱着一堆礼物到处送,根本没半点不舍得。

    除了是因为这些东西都是不要钱来的,还有个原因是因为东西都是从霉日那边弄来的。从这两个地方拿东西,徐小燕表示毫无压力,送的也大方。

    燕飞一到家场里人就有了靠山,眼巴眼望地等着他处理那个胡三的事儿。结果他根本不在意,挥一挥手风轻云淡:“无所谓的事儿,随便他们来折腾,谁来抓谁就行。来的人是叫孙小威是吧?进来啥东西也没偷关不了几天?去告他惊吓咱们的牛了,经济损失五百万……”

    一群人面面相觑,你这也太夸张了,一张嘴就五百万,把那个孙小威全身零件卸了分开卖都不值这么多。

    “这能行吗?”连无法无天的黑子都觉得太离谱了。

    “怎么不行?”燕飞呵呵冷笑。“我的牛夜里要休息,被惊动一下就是大事儿。谁要说不可能,让他也养出来顶级牛肉的黄牛再说话。”

    黑子干脆不再多想,一招手把人都带走,真去操办这件事去了。

    燕老板的话很有理,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他夜里惊吓我的牛会不会造成损失,要不你也和我一样养出来世界顶级的黄牛,然后证明给我看,你的黄牛不怕夜里有人惊扰。

    黑子走人,张海洋过来汇报:“黄土洼那边的养牛场建好了,他们全村集体入股建设的……”

    “这才几天就建好了?”燕飞诧异了一句,想了一下道。“行,什么时候开业我过去一趟。”

    有他这句话,张海洋立刻喜滋滋地跑去干活去了。

    张海洋刚走,林海虎腆着脸走过来:“那个,老表啊,张记者想来采访采访你,你有时间没?不耽误你多少时间,你现在是大作者了,得有点谱儿,随便说两句打发他就行?”

    燕飞一看见他就黑着脸:“你怎么不上学?又承诺给你好处了?”

    “好处啥的都是小事儿,你现在是咱们三岔河乡的光荣,是咱们万城市的模范人物。经常在媒体上露个面,一来提升你自身形象,二来也能激励咱们这里的年轻人向你学习,更好的树立榜样嘛!”林海虎继续厚着脸皮在这儿磨蹭。

    燕飞抬起头看着他,一直把他看的浑身发毛,浑身都不自在:“我可是真为你着想的,你想啊,现在你的九五至尊赌场改编成大电影,还是好来屋的,全地区人都以你为荣啊!这时候你不站出来说几句,多不合适?大家都想听听你的感想啥的,也是关心你啊!”

    “别扯没用的了。”燕飞摇摇头。“我是纳闷,你这一套套的,都是从哪儿学来的?”

    “我已经想好了,以后我也要努力学习,争取将来当个好记者。”林海虎脸色一正,满脸的斗志。“现在我就在跟着张哥学经验,将来我高考要是没戏,就出点钱先进报社当个实习的……”

    “你的理想就是从你逃课不上学开始吗?”燕飞毫不留情地打击他。

    “我真没逃课,今天是有事才没去……”

    “好了我信你了,只要你能糊弄住你爸,我也管不着你。张坤想来就让他来,反正他也熟。”燕飞打断了林海虎的辩解。这小子自从有了挣钱的动力,自从挣到钱之后,现在越来越知道动脑子了。凭他经常和记者们打交道偷师来的本事,糊弄他老爸是真没什么问题。

    林海虎立刻不辩解了,美滋滋地跑一旁去给张坤打电话。他也知道糊弄住家里人没问题,和这个老表说一点用没有。只要燕飞不追究他逃学的事儿,谁他也不怵。从小挨揍都挨习惯的人,根本不怕以后被揭穿再挨揍。

    燕飞处理一会儿场里的杂事,张坤也就到了,给他拍一张照片就算采访完了。真没啥好说的,太熟了,他又不是不了解燕老板的性格,只要不报道的太扯,燕老板才没空和他计较。

    本来采访完应该回去送稿子的,一听说明天要有个村里的养牛场开业,他又舍不得走了。好歹也算个新闻,去拍个照片随便采访采访,新农村也是个好话题,报道一下肯定没错。

    黄土洼养殖场开业是一件大事,这是三岔河乡第一个以村为单位的养殖场。

    不但乡里一把手亲自带着人来参加了开幕式,县里也来了不少人。大家心里都明白,一旦这个养殖场能成功,有了成功的模式之后,后边肯定会继续接二连三的继续开下去。

    养殖场是集体的,在田大富的带领和张海洋的协助指导下,全村村民以户为单位,出钱出力组建了这个养牛场,也算是股份制的。

    堆子岗那边也不甘示弱,虽然晚了一步,但是全村老少爷们加上妇孺齐上阵,也正在养牛场。

    他们是穷怕了!

    哪怕是近些年生活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们也依然保持着对穷深深的恐惧,然后这种恐惧就转化成了对财富的追逐。

    以前他们作为三岔河乡最偏远的村落,有什么好事一般也落不到他们头上。就连种植果树之类的扶贫活动,乡里对他们的态度也是可有可无。

    因为他们那里土地太贫瘠,就算推广经济作物,到了他们那里也得歇着。

    燕飞对所有村子基本上一视同仁,甚至因为田大富的关系,对这个村子还稍有照顾。比如说最开始选择种植牧草,就选了这个村子,然而那时候田大富还不是村干部,当时的村干部错失了那个机会。

    现在他们不会再错过了,从张海洋建议他们开办养牛场开始,他们的场子建设起来的速度是七天——包括在坡地上平整土地用的时间。

    即便加上后期的工作,总共用了不到十天。

    没见过的人没法去理解,一个刚能吃上肉没多久的村子,全村除了拖拉机和摩托车什么机械都没有,怎么能在短短七天,愣是建好了一个养牛场。

    一是因为养牛场好搭建,土胚砖块盖堵墙,剩下的就是棚子。二是他们真的是全村动员的,不但出人出力,还出东西。

    燕飞来到这里的时候吓了一跳,还以为他们村子遭遇土匪洗劫了——很多原本是房子的地方变成了空地,还有些房子没了房顶,看起来好不凄惨。

    然而人人脸上都乐呵的很,对于这些根本不在意——拆的人家都是准备盖新房的,这些东西贡献出来都有记录,回头村里的养牛场会给予补偿的。

    而且一直以来,这个村里的人有个心思,或者说直白点,叫有点自卑。

    以前乡里可是流传过一句话,这里是堆子岗黄土洼,除了土匪没啥。在乡里他们就算是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有好事从来没轮到过。上次好不容易轮到一次,因为村里干部的私心导致错失良机。

    这一次,他们不会再放过这个机会了!

    说白了,他们就是奔着全乡第一个村养殖场去的。为了洗刷以往的名声,为了让燕老板看到自己村里的决心,为了证明咱们这边的人以前穷,不是因为懒……

    话说回来,在他们这里的人都不懒,因为地理条件,同样的农活他们比别的村都还得辛苦几分,偏偏收获还不如人家。

    看着斜坡上的养牛场,黑子还有些担心,小声说了一句:“盖的这么快,这位置风还大,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旁边一个小伙子嗖一下就窜了出来:“石经理你放心,质量绝对没问题,我们都试过的,肯定出不了事儿。不信你等着,我试给你看……”

    说着话就跑到了棚子边,拉过一个当初施工用的梯子,三两下就爬到了棚顶上。

    接着大步流星地在上面走了起来,一边走一边介绍:“都是实在问题,盖房子的檩条和大梁,结实的很……”

    岗地多风,两道高岗中间的风吹得有点烈,年轻人在棚顶上走着,头发被吹的凌乱着随风飞舞,人迎着寒风挺胸抬头,衬托着远处的高岗,那架势就像是电影里的主角一样拉风……

    牵牛花公司御用记者张坤及时拍下了这张照片,名字他都想好了:有这样的人民,我们不会永远穷下去!

    就是有个问题,他今天就带了个照相机。本来以为村子里的小养牛场开业,这么点小事没必要做多大的报道。没想到遇到了这样一幕,只恨摄像机没带来,只恨……他瞅了一样旁边装模作样的林海虎,无可奈何地想着,又得被这混蛋小子剥削一回啊!

    林海虎这混蛋给老爸说自己要跟着张坤学当记者,又逃学了。

    现在燕飞的老舅,也就是林海虎的老爸已经有点认命了,自家这混蛋就不是上学的料,打都没是用,他爱干什么就随他去吧!

    张坤还在想一会儿怎么想法把林海虎拍摄的东西弄过来,田大富已经在上头讲话了,说是讲话,他说起来更像是对着乡里领导和县里领导念保证书:“污染问题我们肯定能解决,只要我们的人够勤劳,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关于这方面,我们总结了几条经验,给各位领导汇报一下……”

    本来想直接说的,想了想估计是怕说错,从兜里掏出来一张皱巴巴的纸念了起来:“除了牛粪养殖蚯蚓种植双孢菇之外,我们还准备了多种办法……集中发酵一部分做土肥,同时和分散处理相结合,集中发酵的是牛粪,分散处理就是直接把液体部分分散撒到牧草地和农田里……晒干送到肥料厂一部分……同时我们还在积极考虑沼气应用问题,一定会尽快摸索出来结合我村实际情况的经验……”

    简单来说,他的办法主要就是充分利用村里土地多,以及劳力多的优势,到时候把本来堆积起来会污染的东西,直接给送到农田里面去。

    很多农村小养殖场污染,是因为一不舍得投入,二是反正污染就污染了,只要先挣到钱再说的心理。然后那些污水排放到一起,天长日久肯定就是污染。

    如果一个村的人都行动起来,及时把这些本来是污染的东西送到农田里,那就是肥料不是污染了。

    如果再有沼气池的话,那么就一个小养牛场绝对能做到不污染。

    就是辛苦了点,要知道他们这里可是岗地,想把牛粪污水分散处理,一岗一洼好几里,望山跑死马,拉车累死牛……

    但是这地形也有好处,从高处把水肥倒下去,你永远不需要担心淹死烧死庄稼和牧草。撒肥也省劲,站高处往下撒呗,绝对比平地上省劲儿的多——当然把肥料运上来,比平地就不知道多费了多少力气。好在现在手扶拖拉机两三千的价格,大家看起来已经不是买不起的天价。

    有手扶拖拉机的话,农村里长大的孩子,十二三岁的熊孩子们开着犁地拉货毫无压力。

    话说县里来的人里有几个是大学生,刚分配到县里部门工作。在来的路上他们还在讨论,小养殖场污染没法解决的问题,没想到田大富就给出了这么一大答案,当时是挺傻眼的。

    办法真简单,但是……如果不是集体建的养殖场,谁能让全村人发动起来赖帮忙变污染为肥料?

    不过还有人有疑问,燕飞就听到有个县里来的大学生小声嘀咕:“这算不算是搞倒退,又回到吃大锅饭的年代了?”

    燕飞看了这个家伙一眼,都懒得去反驳他。

    倒退不倒退,那得看效果。也许以后村里人都有钱了会有人生出别的心思,但是现在奋斗阶段,正是众志成城的时候,他这话敢大声说,村里就有人敢出来让他滚出去……

    让燕飞上去讲话的时候,燕飞就没啥好说的,站上去就几句话:“尽管放心的养牛,你们养的牛越多就是对我越支持,咱们合伙把牛卖到国外去,挣外国人的钱去。有我吃的大伙儿就别怕饿着,都放心加油干。对了,以后地里的野菜都别给除根了,过不了两年咱们吃肉吃腻了,迟早还得种野菜吃……”

    一瞬间掌声笑声吆喝声一片,刚才县里乡里的人讲了半天话,不如燕飞这一句来劲儿!

    张坤飞快的把燕飞最后一句话给记录上,迟早种野菜,这信心可真足的很……

95998888九五至尊手机

责任编辑:高小茹”张女士告诉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但千万别以为我投降了!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她干这个的,我悄悄发起了反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